icon_facebook   icon_twitter   icon_youtube   icon_yelp

0 Comments

宮崎駿 永遠有一個小孩在他心裡



     永遠有一個小孩 住在他心裡                                                                        

 

 世界愈來愈灰暗 他卻不沮喪

 用一部部電影 溫暖人們的心

十一月初,《天下雜誌》平面與影音採訪團隊,一起到了東京採訪動畫大師宮崎駿。採訪一結束,我立刻在筆記本上,寫了上面幾句話。

宮崎駿,在台灣很少人對他陌生,很多人的童年都有全家人一起看「龍貓」、「風之谷」、「天空之城」的溫馨回憶。

宮崎駿的電影,很奇特的,從市井小民家裡,到國際影展的藝術殿堂,都受到歡迎,都得到肯定,這是許多電影創作者夢寐以求的境界。

宮崎駿的電影,總是在奇幻中,帶著溫暖、希望的力量,但同時,他也深深的反省這個世界。這次他的新作「崖上的波妞」,講的雖然是一隻小美人魚波妞的故事,卻也深刻檢討了人們對生態環境的破壞,以及面對考驗時的堅強與脆弱。

宮崎駿獨特的電影哲學,究竟是在什麼樣的情境下誕生的?《天下雜誌》影視中心這次深入宮崎駿工作現場,直擊宮崎駿是如何帶領世界級的團隊,打造出一部部經典電影。


採訪現場直擊

穿過密密的小樹林,我們來到宮崎駿位於東京郊區的工作室,四周安安靜靜,同行的同事漢宜說:「感覺好像『龍貓』裡的小梅,隨時會從旁邊的小巷子裡鑽出來,手上抱著玉米!」

隱逸在樹林裡,宮崎駿的工作室是一座黑色小木屋,屋外停著宮崎駿的古董老爺車,門口坐著一隻黑貓,眼睛閃亮亮。這一切,都像從他的電影裡,跑到了真實的世界。

宮崎駿進來了,白頭髮、白鬍鬚,戴著一副大眼鏡,他也像從卡通世界裡走出來的人物。不講話的時候很嚴肅,但是一笑起來,他眼睛瞇成一條線,還發出「嘻嘻嘻」的笑聲,像個可愛的老公公。

宮崎駿喜歡抽菸,和我們聊天到一半,就走到旁邊巨大的火爐前取火點菸。

這座壁爐巨大得讓人側目,宮崎駿的員工在旁邊悄悄解釋,導演不喜歡用暖氣,他喜歡真實體驗火的溫度。「真實的體驗」,才能讓一個動畫創作者,把體驗化成栩栩如生的影像,讓人有種似曾相識的感受。

這也反映在宮崎駿的電影裡,有許多強烈的主張:反戰、環保、關心大自然,這些都是他不變的價值觀,他的電影和西方動畫主流迪士尼電影有截然不同的出發點,多了更多人文素養、世界觀與對時下孩子、青少年的關懷。

儘管他的電影總是溫暖、振奮、鼓勵人心,然而宮崎駿之所以走上動畫之路,卻是有些讓人心酸的。

寂寞童年

宮崎駿成長在百廢待舉的日本戰後,一家人遷居到東京鄉下。媽媽在他六歲時罹患了肺結核,之後長達九年離家治療。一個孩子的成長缺乏媽媽在旁邊守護,可以想見宮崎駿的童年是多麼寂寞。

小宮崎駿還有許多心事。爸爸在飛機廠上班,還要照顧家裡四個兒子,同時照顧生病的妻子。四個兒子的家庭可以想像是多麼「混亂」,宮崎駿排行老二,他常常擔心爸爸因為要照顧兩個哭鬧不休的弟弟,沒時間去照顧醫院裡的媽媽。

因此他想出一個方法,他開始畫起爸爸工廠裡的飛機,邊畫邊講故事,他發現兩個弟弟不哭了,安安靜靜聽故事。

宮崎駿就是因為這樣,慢慢發現,想像力與畫畫的世界,竟然這麼有趣,同時擁有這麼不可思議的力量。

一直以來,宮崎駿最擔心的,不是日本經濟問題,而是日本的孩子能不能健健康康的成長?日本經歷戰爭、戰後復甦、又經歷泡沫經濟盛極而衰,人心出現許多扭曲,年輕孩子會不會看著人心消沉、頹廢而長大?「現在年輕人老是在打聽老人年金,真糟糕,三十幾歲就在數年金怎麼得了?」他在著作《出發點》中擔憂的說。

因此在宮崎駿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不斷出現少年英雄,以勇敢、純真的精神,甚至願意犧牲自己,對世界產生改變。宮崎駿是用電影,給年輕一代打氣。

現在的宮崎駿,最擔心的又是什麼?他回答:「虛擬的事物環繞著孩子,像是電視、電玩、動畫等等,使孩子逐漸失去了接觸現實的機會,結果就產生了非常溫柔卻非常脆弱的孩子……我想我們的文明是生病了。」

每天偷看小朋友十五分鐘

為了讓小朋友從虛擬的世界中解放出來,宮崎駿為小朋友打造一個真真實實的美術館──吉卜力美術館。

龍貓公車化成實體停在美術館一角,小朋友玩得樂翻了;「天空之城」的鋼鐵人就藏在旋轉梯走上去的草叢裡,就等你來探險發現!

這個美術館很特別,不像一般美術館到處都是「路徑導引」,就怕你迷路;這裡,沒有任何一個指示標誌,這個門鑽進去,那條路轉出來,你完全不知道自己會走到哪裡。到處都有驚喜,到處都有意外的風景,就等你去探險。吉卜力美術館的 slogan 就是:「一起來這裡迷路吧!」

另外,多數的美術館必須很安靜、很有氣質的欣賞藝術作品,但是吉卜力美術館一進去,就聽見小朋友大笑大鬧的聲音,這是宮崎駿設立美術館的宗旨之一:誰說美術館不能大聲說話?精心打造的空間可不是用來約束小朋友的,是要鼓勵孩子在裡面盡情笑鬧、玩心大開的。

宮崎駿對「解放小朋友」的行動還不只於此,他竟然在工作室的隔壁,為員工成立子女的托兒所,目前有十三個小朋友。

幼稚園裡有許多他的理念落實,比如捨棄現代的瓦斯,只用窯,因為他要孩子真正看見火是怎麼生起的。

又比如幼稚園附近有個小山坡,對小朋友而言相當陡峭,但是宮崎駿說:「看到即使是包著尿布的小朋友,都還是努力往上爬,就感到很欣慰。」

宮崎駿說自己「每天都會去幼稚園外面偷看小朋友十五分鐘」,「看到這些孩子,因為大人的一些改變、一些努力,他們因此有了很大的改變,我也從這當中,得到了力量。」

每個人對世界都有責任

為小朋友做了這麼多事情,建了有趣的美術館,又畫了這麼多鼓勵人心的動畫電影,我對宮崎駿最大的疑問就是,難道他不會為社會現況而喪氣嗎?

這位可愛的老公公抓抓頭想了很久,簡單的告訴我:「總要做些事吧,我們對世界都有責任的。不能說,我只是個畫動畫的,就和改變世界無關。每個人對改變世界,都是可以做些事的。」說完,他又眼睛瞇成一條線,像孩子一樣笑起來。

 

我聽著聽著有些被他感動了。

 永遠有一個小孩 住在他心裡

 世界愈來愈灰暗 他卻不沮喪

 用一部部電影 溫暖人們的心

我們也可以期許自己,用希望、童心、溫暖、省思,面對充滿挑戰的二○○九年。   

  • 作者:官振萱

Comments

0 Comments
Anonymous
Comment as Anonymous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