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_facebook   icon_twitter   icon_youtube   icon_yelp

0 Comments
U.S. Arts

黑幼龍:慢養,找回相信孩子的力量

Tiffany Chen
和孩子抱一抱、談一談;相信孩子、等待孩子,父母要轉向孩子,孩子要轉向父母,孩子是慢慢養大的。 本文出自天下雜誌出版《黑幼龍的慢養哲學:讓孩子沒有傷痕的長大》 以開放的方式和孩子們相處,不代表我對孩子的教養什麼都不做,完全放任。 舉例來說,一九八四年的奧運在洛杉磯舉行,孩子們不曉得哪來的消息,知道奧運的閉幕式在徵求高中生表演霹靂舞,他們就和鄰居的一個男孩一起去報名了。 那時候他們都沒有駕照,所以我們得開四十分鐘到一個小時的高速公路,送他們到洛杉磯的一個運動場練舞,而練習常常到晚上十二點才結束,這樣的練習持續了三、四個月,我們就這樣天天接送。奧運閉幕的時候,電視轉播還真的有他們表演霹靂舞的畫面,雖然只出現短短幾秒鐘,但全家都好興奮喔!我現在回想,那時還真不知哪來的勁,可以這樣全然支持他們練霹靂舞,來回接送他們卻不以為苦。 小兒子立行念六年級的時候,突然告訴我們,他迷上了潛水,那時他還不到規定的年齡,不過他自己跟教練不斷溝通,堅持自己想學,教練在測試他的反應後才答應,我們也決定支持他。潛水課程必須要有潛水衣、揹氧氣筒、戴頭盔的全身裝備,凌晨四、五點,天還沒亮就要開船出海練習。我們每天早上摸黑,睡眠不足地載著他到教練海邊的辦公室,教練先教他們各種在海底時用來求救、溝通的等各種手勢,然後才正式下水。立行後來告訴我,其實當他在海上準備要潛水時,心理還是有些害怕,但對我們能夠支持他參加潛水,他真的非常開心。我們對孩子們的愛,不會因為他們功課不好、行為稍微有點凸槌而改變,每一個孩子的夢想和興趣,如果我們可以支持,就會儘量協助完成。黑立琍從小文筆就好,因為表現傑出,老師邀請她參加新聞夏令營。第一年,家裡經濟狀況不好,不能讓她參加。 第二年太太百齡認為孩子有這個天分,老師也惜才,雖然家裡沒錢,但百齡決定先刷卡,讓立琍參加夏令營充分發揮她的潛能。 孩子們只要學校有活動,或是學業成績得獎受表揚,我們都會儘量到場,一起分享他們在台上表演、得獎的喜悅。黑立言六年級的時候全家住在台灣,我常會開車帶孩子們固定到四、五個孤兒院,孤兒院裡面有很多蒙古症及肌肉萎縮症的小朋友,孩子們可以決定自己要捐多少的零用錢;說實話,這些有身心障礙的小朋友,連我看了有時都覺得害怕,但我希望孩子們可以透過和孤兒院小朋友的互動,付出愛心,同時理解世界上還有許多不同環境的人,應該更有同理心和包容心,也更知道感恩和惜福。 在小孩長大過程中,爸爸媽媽除了要求孩子讀書,應該也要和孩子們一起玩,支持孩子的作為,以及讓孩子們學習分享、感恩及惜福的經驗。這些其實從孩子們青少年時期就可以開始。孩子們會聽父母的話,但他們更想看父母怎麼做,如果能一起參與孩子的活動,孩子的接受度會更高。我們都希望能夠教養孩子,卻忽略了父母以身作則其實非常重要。 有了各式各樣的活動經驗,加上我們的支持和參與,四個孩子的包容力都非常高。有一次女兒立琍告訴我,她很開心自己的三個孩子能在新加坡成長,因為新加坡各式各樣的人都有;有包著頭巾的印度人、有黑人、有白人,也有許多華人,對他們來說,各色人種早已見怪不怪。我這才發現,包容對孩子的成長非常重要。對不同的人能夠充分尊重,對孩子們後來是否快樂會有關鍵性的影響,甚至對整個社會、政治都有影響。 在台灣,政治對立嚴重,我認為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政治理念,可是跟政治理念不同的人在一起時,怎麼應對、用什麼態度都非常重要,像以前十字軍東征,也是因為宗教理念不同引起的,如果每個孩子從小都能有包容心、都能尊重別人,或許這樣的衝突就會少一些。 我和太太結婚以來,搬了二十幾次家,每次搬家就會有不同的鄰居、學校、玩伴。 搬家理由很多,可能是職務調動、買了房子等等,當然我們不是為了讓孩子有不同環境一直搬家,但成長環境對孩子的影響卻是父母應該要注意的;讓他們多看不同的環境,開開眼界,對孩子的包容力有正面幫助。我覺得自己比較有創意、點子多,可能跟小時候成天在田野探索、奔跑玩耍有關。四個孩子在不同時代長大,連他們自己都能感覺到彼此有些不同。例如老大黑立言對政治很感興趣,他在美國念書的時候,我從台灣帶一本《新新聞》雜誌過去,黑立言就拿著雜誌拚命看,老二黑立國則一點都不想翻。立言一直保留對政治的興趣,其他在美國的華人小孩,不是念書就是玩,但立言很喜歡看新聞,在美國的時候我們訂《世界日報》,有一次看到台灣政府要增加警察的權力,立言就會發表意見:「全世界的國家都在削減警察的權力,怎麼台灣反倒增加?」另外像民進黨的發展啦、陳文成事件啦,他都有自己的看法,關心時事已經變成他的重要興趣。隔了很多年他們都長大了,兩兄弟一起長大,個性差很多,但絲毫不影響彼此的感情,我想這就是包容力最好的例子。 我對四個孩子處理感情及選擇婚姻對象的態度也是一樣。一個扶輪社的朋友談到兒子的女朋友,我問他:「你兒子和女朋友準備結婚了嗎?」我朋友說:「我如果不贊成的話,他絕對不敢結婚啦!」他那句話提醒了我,我仔細回想,其實我對四個孩子的感情和婚姻從來沒有表達過反對的意見,但必須誠實地說,我當然有自己的期待和想法,但一定要忍住!這點可能和我爸媽對待我們的方式也有關,因為他們從來不管。舉例來說,黑立國的太太是黑人和日本人的混血兒,年齡比黑立國大四歲,而且有過一次婚姻的經驗,是個很有個性的女人。剛開始我們和她的互動不是很好,而且人總是會有私心,覺得黑立國是個醫生,條件也很不錯,應該可以有更好的選擇。我也表達過不同意見,但儘量不要干涉;後來他們決定要結婚,我們也沒辦法,只能祝福。現在他們結婚十年了,婚姻非常幸福,畢竟孩子是跟另一半過一生,不是跟父母一輩子。其他的孩子也一樣,黑立琍從小就喜歡男生,男朋友一個換過一個,黑立言以前的女朋友有時候也和我們理想中的不同,但我們都沒有多說些什麼。 說實話,孩子們交往的對象和我們的想像都有差距,但結果都很好。我想這除了幸運外,也提醒了父母,應該要相信孩子自己的選擇!其實,孩子的十歲、二十歲甚至成家立業後,會有很大的不同,也許父母可以放輕鬆一點,不必急於一定要馬上有成果,因為有的孩子成熟得快,有的較慢,孩子是慢慢養大的。 最近,台灣興起一陣「慢活」風潮,其實教養孩子也要「慢養」:和孩子抱一抱、和孩子談一談、相信孩子、等待孩子,父母要轉向孩子,孩子要轉向父母,這樣的家庭是互相關心的,家庭才能為孩子加分。 在這個過程中,不求一時的速度與效率,不以當下的表現評斷孩子,尊重每個孩子的差異;慢養,可以讓父母找到相信孩子的力量,孩子可以發現最好的自己。 寧願在孩子的起跑點幫他找到自己成長的力量,不要追求一時的方法而輸在起跑點;我們要和孩子一起贏在人生的終點,享受父母與孩子帶來的祝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