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_facebook   icon_twitter   icon_youtube   icon_yelp

0 Comments
U.S. Arts

《擁抱不完美》 別讓孩子記恨你一輩子:不管多丟臉,都要和他站同一邊

這本書的作者是一位心理治療師,他透過說故事,讓我們得以重拾生命中每個碎片,然後把它們拚起來,使生命變得完整。這個歷程,就是自我接納,就是你與自己的不完美「和解」的過程。

一人故事,眾人故事。我們能夠在這些故事裡,看見自己,療癒自己,領悟人生。

不要背叛你的孩子

母親節過後,一位新個案小玉(化名)來找我諮商。

她會找到我是因為看到我部落格寫的文章《認回不完美的母親》。她很有共鳴,同時也被裡面的故事給震撼到,因為她也有一個不完美的母親。

第一次晤談裡,她跟我說了許多故事,關於她從小被母親忽略、打罵、羞辱等精神虐待的故事。回顧傷心往事,讓她很傷心,邊說邊哭。

那次晤談結束,除了我的書外,我還介紹她看一本書《不完美的禮物》給她參考。接納自己的不完美、並接納自己有一個不完美的母親,是療癒的第一步。

下週當小玉再度出現時,她一坐下來馬上就迫不及待想跟我分享閱讀的心得。

她告訴我,那天回去她就買書了。上個禮拜,兩本書讓她邊看邊哭,裡面很多故事都很觸動她。「尤其當我看到《不完美的禮物》作者講的最後一個故事時,我當場就放聲大哭了。」她說。

我很好奇是什麼故事觸動到她,便請她詳細說明。

「就是作者布朗寫說,有一天她帶著八歲的女兒逛百貨公司買鞋子,結果當時賣鞋子的專櫃正放了一首流行歌曲,她的女兒竟然當場跳起舞來(她女兒是一個肢體很自由的孩子)。就在那時,專櫃旁邊剛好有三個貴婦同時也帶著孩子來買鞋子,大家全盯著她女兒跳奇怪的機器舞。作者注意到旁邊人的表情,不是欣賞,反而是為她的女兒感到難為情。當時她也超尷尬的。

當貴婦旁邊的小女生正交頭接耳,可能在說些取笑她女兒的話時,她女兒頓時不知所措,身體僵住,突然停了下來,看著作者,眼神彷彿在問:『媽咪,我接下來怎麼辦?』

沒想到,作者看著女兒說:『妳可以把稻草人的動作加進去呀!』於是,女兒繼續開心地跳她的舞,從那一刻起,作者的視線就不曾離開女兒身上,她在一旁欣賞著女兒的即興表演。

作者說,她不想『背叛』她的女兒,她選擇站在女兒這邊。當我看到這裡時,就放聲大哭了。」

嗯,是有這個故事,我記起來了。

書上還寫著:在第一時間,看到別人對自己的女兒指指點點、議論紛紛時,作者布朗也超尷尬的,她說,要是在以前,她絕對會用力瞪女兒一眼,說:「拜託妳,別那麼誇張好嗎?」但她知道,如果她這麼做,等於是「背叛女兒、拯救自己」。她在書上說:「感謝上帝,當時我不是如此反應。」

因為布朗這幾年專注於「羞愧」議題研究,所以她深知羞愧會在什麼情況出現,打擊自己與他人。羞愧源自於「不完美」。我們的文化是要我們完美的,當我們無法符合這個標準、當我們不完美時,羞愧立即上身。

為了要完美,我們把自己「限制」在一個框框裡,冷靜、自我控制、怕出錯。作者在書上說:「當我們把冷靜自持和控制,看得比容許自己釋放熱情、耍寶搞笑、流露真心、表達真實的自己還重要時,就等於背叛了自己。當我們一再背叛自己,我們也會背叛所愛的人。」唉,說得真好。

回到小玉身上,我感謝她分享這個好故事給我,接著,我問她:「我可以知道為什麼這個故事那麼觸動妳,讓妳大哭嗎?」

小玉告訴我,從小到大,她很少經驗到父母是「站在她這一邊」、支持她的,甚至,她經驗到的,幾乎都是父母的「背叛」。

她舉例:小學有一次她跟同學在教室裡吵架,被老師看見了,老師把她叫到辦公室,二話不說就指責她,說她態度不好,不該那麼大聲,要她跟同學道歉。其實當時是同學先欺負她、偷拿她的鉛筆,老師的指責讓她覺得很委屈。回家後,她跟爸爸訴說心裡的委屈,沒想到爸爸卻說:「跟同學吵架、被老師罵這麼丟臉的事,妳還敢說!」當場,她感覺好像被重重甩了一個耳光。心,很痛。

「父親背叛了我,」她說:「父親的背叛遠比起被同學欺負、被老師冤枉的痛還要痛,還要叫人傷心。」

不只如此,母親也是。小玉又舉例。

國中時有一次在餐廳吃飯,那次聚餐是跟姑媽、姑丈、堂哥、堂姊一堆親戚朋友吃飯,大家開心地邊吃邊聊天,吃到一半,聊到孩子的功課,媽媽突然在眾人面前對著小玉說:「妳看堂哥、堂姊多厲害,他們都考上建中、北一女,哪像妳這麼笨又不用功,我看妳能考上景美女中就偷笑了。」

小玉說她當場恨不得有個地洞可以馬上鑽進去,當下她羞愧到臉紅,飯也吃不下了。這就是母親的背叛。

小玉繼續補充:「從小到大,不管我做什麼、說什麼都不對,母親很少肯定我。以前我最常經驗到的是:在餐桌上,我講話講到一半,媽媽就會從餐桌底下,狠狠地踢我一腳制止我,要我別說了。每次被踢,我都很受驚嚇,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一直害怕犯錯、一直沒有安全感的原因了。」

呀,多麼痛的領悟啊。

 

很多父母可能都不知道:孩子的心很脆弱,孩子的心是玻璃做的,很容易碎的。所有的孩子都對父母有一個理想的期待(我們會過度美化父母),期待被呵護、被接納。於是,只要經驗到父母惡意、不友善的對待,孩子就立刻感到受傷、感覺被背叛。這是很真實的感受。而且,更要命的是,這個受傷的感覺,會一直「過不去」,停留在記憶裡,一輩子不散,除非你回頭,把當時羞愧的自己給解救出來。

說這些故事,是因為很多的父母可能會「無心」地傷了自己的孩子而不自知。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父母的一句話、一個動作,在孩子眼裡,都會被放大解讀。孩子很敏感的,請小心你的語言,我常跟很多父母這麼說。

其實,我們都不完美。如果你有不小心傷過孩子,讓他們受傷、流淚、感覺被背叛,請二話不說地,立刻向他們道歉吧。一聲「對不起、請原諒我」,孩子身上的傷,馬上獲得撫平。

如果,你還是說不出口(愛面子),也沒關係,那麼,起碼在心裡默唸《零極限》這四句話吧:「我愛你、謝謝你、對不起、請原諒我。」

小小的道歉或補償,對孩子意義非凡,因為裡面是愛,愛就是療癒。

畢竟,孩子比面子還要重要,不是嗎?

超渡童年的傷痛

〈不要背叛你的孩子〉這篇文章,回應如雪花一般,叫我十分訝異。為什麼大家對這個故事如此有共鳴?難道,我們都有曾被父母背叛過的經驗?是的,沒錯。

當晚,一位朋友寫信告訴我,看完這篇故事以後,她才更加明瞭:原來父母對她的傷害,不只是被忽略,而是自己被父母「背叛」了。有了這個明白,不知道為什麼,反而讓她鬆一口氣。

此外,還有人跟我分享更深的背叛故事,叫我看得心驚又心疼。

一位參加私塾的朋友說:從小她的身心就不斷遭受暴力的攻擊,讓她有一個灰色的童年(不,黑色的,後來她更正),那段不堪的歲月,叫她痛不欲生,甚至曾經想自殺。

她的故事是你在電視連續劇裡,才會看到的。從小,她有一個酗酒的父親,每次父親喝完酒,就開始發脾氣、亂罵人,甚至經常半夜把所有的孩子都叫起床,到客廳罰跪。如果不從,就是一頓毒打。到現在,她依然經常半夜作惡夢、驚醒,小時候的驚恐蔓延到身體每個細胞,讓她至今無法安穩度日。

父親沒工作,母親必須擔負起養家的重任,兼好幾份差,每天像陀螺一樣轉不停。母親經常不在家,她必須把時間與精力都耗在賺錢養家上,跟本就無暇照顧她與弟妹。因此,她不但得不到父母的照顧,反而被迫扮演弟妹的「父母」,去照顧弟妹。每次弟妹要是出了差錯,或家事沒做好,她不是被罵就是被打。雙重的家暴,讓她痛苦萬分。

這還不打緊,更慘的是:她被強暴了。

上高中那一年,有一天父親跟一位朋友在家喝酒喝到很晚,最後父親喝得爛醉如泥、不省人事,那個叔叔就趁機跑到房間非禮她,事後還警告她不能說。於是,那一年她的人生從灰色變黑色。她整個人突然「當機」,每天過得渾渾噩噩、完全失去動力。

那段期間她不但功課退步,做家事也經常出錯,一天到晚被母親痛罵。有一天,她受不了、情緒崩潰,對著母親大吼:「妳一天到晚不在家,我被欺負了妳都不知道!」然後,她放聲大哭,把自己被強暴的事說出來。

母親的反應呢?

好,這才是重點。母親不但沒有安慰她,還跟她說這種事絕對不能說出去,不然很丟臉。崩潰!這就是母親的背叛。

然後,當天晚上,她在房門外偷聽見母親跟父親說自己被強暴的事,結果,她竟然聽到父親說:「既然都這樣了,要不要就叫她不要唸書了,去酒店上班,賺的錢比較多。」世紀大崩潰!父親的背叛,就像一把利刃,深深刺進她的心。

絕望!在父母雙重的背叛下,她深受打擊。

我想要是一般人一定活不下去了(怪不得她一直想自殺),但她還是讓自己活下來了。真不容易啊!

還好父母親算有良知,沒有真的逼她去酒店上班。但她心裡十分清楚地知道:這個家,沒有人可以保護她,也沒有人是真心愛她的,不值得眷戀。她必須走。

於是,高中一畢業,她就以幫忙家裡賺錢為理由,一個人跑到台北工作,其實她心裡知道,真正的目的,是想逃離這個讓她傷心欲絕的家。

離家,一晃三十年過去,如今她事業有成,也已經成為別人的母親,但她從來沒有一天快樂過。那個傷,還很痛。

童年那段記憶,是她一輩子的傷痛。現在的她,想要為自己「挺身而出」,她說:父母背叛了她,但她不想背叛自己。

為了療癒自己,認回過去那個被家暴、被強暴的受傷小女孩,這幾年她開始尋求心理諮商。她下定了決心,就是要把那個傷痕累累的內在小孩給拯救回來。

哇,我好佩服她的生命韌性與力量,我想要是一般人早放棄了,但是她始終都沒放棄過自己。有一次我問她:「妳知道嗎?我見過很多跟妳有同樣經驗的人,童年不是被家暴、就是被性侵,後來有些人會覺得自己的生命很沒價值,於是放棄自己的人生,不是跑去跟亂七八糟的男人鬼混,不然就是真的去賣淫,但是妳卻跑去做女工、踏踏實實地過生活、到現在自己開一間公司,妳是怎麼辦到的?」

被我這麼一問,她淚水直流。我知道,那是一種自我疼惜的眼淚。

不久後,她緩緩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不斷地告訴自己,別人看不起我沒關係,但我不能看不起自己。」此話一出,我的眼眶也紅了。

 

這一年來,她不斷地說故事,把自己不堪的童年通通給認回來。「妳真是他媽的勇敢!」我心裡真想這樣告訴她。還記得布朗博士在《不完美的禮物》書裡的那段話嗎?「揭露自己的故事,並且在過程中愛自己,會是我們所行之事中,最勇敢的一件事。」是的,沒錯。

這幾年,很多女性朋友都告訴我,生命中經歷過最大的不堪與背叛就是:在小時候曾經被長輩或陌生人性侵或性騷擾後,父母的反應不是否認(「妳不要亂講」),不然就是反過來斥責子女(「一定是妳自己不撿點,先去勾引男人」),就算是不否認、也不指責,很多父母為了愛面子,也會要女兒閉嘴,千萬別張揚出去。不管是以上哪一種情況,對當事人而言,都是一種背叛、都是深深的傷害。

這樣的創傷,需要被療癒、被超渡。透過各種敘事與靈性作為,我就是在「超渡」內在那個受傷的靈魂。

我通常會邀請人們說故事,讓故事以一種溫柔的方式被聆聽、被接納、被同理。在大家的故事裡,我們得到共鳴與支持:「原來我不是唯一有這種經驗的人。」這樣的共鳴,讓生命因此不再孤單,也不再視自己為一個大怪物。

接著,我們會寫信給父母或給曾經傷害過我們的人,把過去沒有機會說出或來不及訴說、關於我們所遭受的傷痛委屈,通通寫出來,認了它。

寫完後,還要唸出來(朗讀),然後,再把信當場燒掉。這是一個充滿靈性療癒歷程。很多人經驗了這個療癒歷程以後,那張臉,馬上變得柔和、身體馬上變得輕盈,過去在心裡緊緊抓住的東西,鬆了、也消融了。

最後,我再指導大家寫一封信給自己的內在小孩,表達我們對它的愛與疼惜,於是,當下我們就擁抱了那個受傷的小孩,把它從黑暗的地窖裡拯救出來。

經歷了整個歷程,有些人可以一次就得到療癒,但有些人需要多次,畢竟,療癒沒有捷徑,療傷是需要「分期付款」的。我經常這麼說。

對待生命,我們需要有耐心。接納自己、自我療癒,是需要時間的,急不得。

在進行內在小孩的療癒工作時,我喜歡用「超渡」這兩個字來取代「治療」。「超渡」,是我們文化的語言,裡面有著濃濃的東方禪味。尤其「渡」這個字,請想像一下:河中一艘扁舟,從此端到彼端,緩慢、穩定、柔和又堅定地前進,過程中不躁進、不刻意、不批判,那就是一種對待生命的方式,同時也是故事療癒的歷程。

被背叛的撕裂、受傷的心靈,需要這種超渡的歷程,才得以漸漸撫平傷痛,這就是一種「非頭腦」的靈性柔性療癒。

 

被背叛的痛,不只如此

前面分享了我們童年被父母背叛的經驗,竟然意外地引出許多朋友的不堪往事。我很驚訝:原來,我們都有一個受傷的童年。

回想這幾年,在我的個案中,女性朋友經驗到的背叛其實比男性多,仔細思索,或許,這跟傳統「重男輕女」的文化有關。就像上一篇的故事裡,當女兒被強暴了,父親不但不疼惜,竟然還要女兒乾脆去酒店上班算了,這種對生命的藐視與不尊重,絕對跟性別意識有關。

我的母親從小學二年級就被迫輟學去賣菜養家,她的哥哥卻可以一路唸到師專,她為家庭犧牲奉獻,但得到的資源卻是最少,那個年代對女性的物化與剝削,令人咋舌。

所有的孩子,其實都以父母為「天」。我們把父母完美化、理想化,父母是我們的重要他人。天,高高在上,理應提供遮蔽保護。天,理應是有求必應、給我們依靠的。但如果有一天,我們發現:天竟然靠不住、天是偏心的,那就是一種背叛,孩子的世界,於是「崩裂」。

你知道嗎?從小我們被教導要乖巧、順從,那是一種對父母的忠誠。小小的我會以為:當我們對父母忠誠了,也會得到相對的回報才是。但是,有一天,當我發現:原來自己不是父母的最愛或「唯一」,於是,心就受傷了。背叛的感覺就是這樣來的。

除了上一篇所講到的,女性最大的背叛是被強暴了,卻得不到父母的撫慰、甚至被忽略指責以外,其實孩子所經驗到的背叛與傷痛,不只如此。

一位朋友告訴我,小時候有一次媽媽帶她去市場買菜,當時菜市場人多,結果,一轉身,媽媽不見了,把她嚇得驚慌大哭,當時,她覺得被媽媽拋棄了。這就是一種背叛。她在心裡埋怨:媽媽妳怎麼沒有把我照顧好?

另一位案主告訴我,小時候有一次媽媽帶著她與弟弟去看電影,到了電影院,因為家貧,媽媽不想買票,但當時一個大人只能帶一位小朋友免費進去看電影,於是,媽媽就選擇帶弟弟進去,然後跟她說:「妳自己回家去吧。」母親的重男輕女,讓案主很受傷,她說後來她哭著跑回家,然後躺在床上,抱著棉被痛哭了一整晚。這是一個難忘的背叛。

另一位私塾伙伴跟大家說,小時候有一次她跟妹妹一起玩,她們搶著一個洋娃娃,搶到一半,她想:「我還是讓妹妹好了。」於是她突然鬆手,卻讓妹妹當場跌倒、頭撞到牆壁。剛好爸爸在一旁聽到妹妹哭了,二話不說地衝過去把她抱起來,往沙發裡一丟,她被撞得頭暈眼花、痛到大哭。

不久,媽媽從廚房跑出來,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爸爸很生氣地對媽媽說:「這孩子很壞心,欺負妹妹。」然後,媽媽並沒有過去安慰她、也沒有聽她解釋,什麼都沒說,直接轉頭進廚房。「當時媽媽沒有幫我說話,讓我很傷心,我感覺被背叛了。」她說。

另一種背叛是父親的外遇。

另一位朋友說,從小她跟父親感情最好,父親經常帶著她到處走動,找朋友、旅行,那是她一生中最美好的回憶。但好景不長,小學六年級那一年,父親有了外遇,他經常去找一位阿姨,從此就很少回家。

父親的外遇造成家庭的破碎,爸爸背叛了這個家。父親外遇這件事,也嚴重地破壞了父親在朋友心中「完美父親」的形象,這也是背叛。父親的背叛叫朋友很生氣、很憤怒,後來她決定不再理會父親。幾年後,有一天她突然接到父親意外過世的消息,讓她感到一陣錯愕,從此墜入深深的罪惡感中。

我本以為丈夫外遇,最感到傷心、覺得被背叛的應該是妻子,後來才發現,不只是老婆,甚至連孩子都會覺得爸爸背叛了她、背叛這個家。這個背叛,讓孩子感到傷心、憤怒、甚至不想原諒爸爸。但這個「不想原諒」,不但造成孩子跟父親之間關係的斷裂,也造成日後孩子心中深深的罪惡感。

當孩子經驗到被父母拋棄、背叛,日後會對心理造成嚴重的影響。孩子長大以後會很沒安全感,對關係的期待與依附也會比常人更多。因此,只要她一經驗到身邊的人忽視她、欺騙她,過往的背叛經驗一下子就會被重新撩起,於是便引爆巨大的情緒反應,我一位案主即是如此。

她的先生兩年前有外遇,雖然只是對對方有好感,還沒牽扯到性關係,而且先生很快就回到她身邊,還對她百般示好,但是沒有用的,她就是「過不去」。兩年來,一想到先生的背叛,她就陷入一種歇斯底里的瘋狂暴怒,三天兩頭對著先生發脾氣,用不堪的話辱罵先生、甚至拳打腳踢,把全家搞得烏煙瘴氣。有時,她也知道自己太過份了,但是,她就是無法克制自己的憤怒,於是心裡自責又挫折,來找我諮商。

想要消除憤怒,第一步就是誠實面對自己的憤怒。請你,承認自己被背叛、承認自己受傷、承認自己生氣、並好好去生氣。只有如實面對這些情緒,我們才有可能進一步探索:其實真正讓我們感到受傷的「源頭」是什麼?

有時候,外遇事件只是一個表徵而已,它不是源頭,源頭往往來自童年被拋棄、被背叛的經驗,那才是真正的「地雷」,才是源頭所在。而別人,只是剛好踩到你的地雷而已。

那怎麼辦呢?

「藉此機會去拆地雷呀!」我經常這麼說。

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回到過去,認回過去受傷的自己,並療癒內在那個受傷的小孩。」這是我的經驗。危機就是轉機。

 

藉由新傷來覺知舊傷、療癒舊傷。在每一個發生、每一段經驗裡,都是讓我們重新看見自己、療癒自己的絕佳時機。只要你不逃避、勇敢面對,療癒就會發生。不然,你就會讓那個傷痛,在不同時機裡,反覆出現。

療癒的完成,是需要時間的,當然最後都得走到寬恕這一步。但寬恕真的很不容易。請你不要輕言寬恕,尤其當你還做不到時,請不要勉強,不然你會傷得更重。

 

 

書名:擁抱不完美:認回自己的故事療癒之旅
作者:周志建
出版日期:2012年08月01日
出版社:心靈工坊

周志建

雅號「敘事王子」,天生的說故事人。

輔仁大學心理諮商博士。有二十年豐富的諮商實務經驗,敘事治療是他的專長也是最愛。擅長聆聽故事,重寫案主的生命故事。

他是最早將敘事治療大量運用在台灣臨床諮商實務的在地心理師,這十年來更致力於將敘事治療在台灣深根及普及化,每年舉辦的敘事專業工作坊及講座將近八十場次以上。

他是一個特立獨行、以人文關懷為宗旨的心理工作者,他的一生,不走主流路線,堅持走自己的路,相信「只有生命可以抵達生命」,用極大的生命熱情,從事自己心愛的諮商與教育工作。   他也是一個要自由的人,不想被體制綑綁,所以從沒打算在大學裡任教,他選擇當一個「自由」的心理工作者,創辦「敘事私塾」致力推廣敘事與故事療癒的生命教育。   

小檔案:   
◎ 呂旭立基金會課程講師及心理諮商師   
◎ 「敘事私塾」帶領人。「自由書寫」推廣人   
◎ 「療癒光」心理工作室主持人   
◎ 心理作家。《故事的療癒力量》一書作者   
◎ 敘事治療專業訓練講師。敘事取向諮商督導   
◎ 2013年7月為止,已經在台灣及大陸舉辦超過335場以上敘事諮商專業工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