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_facebook   icon_twitter   icon_youtube   icon_yelp

0 Comments
U.S. Arts

非常富有意義的親子教育視頻:如何處理親子關係。家中有小孩的朋友一定要看哦!

山達基的親子教育理念, 當父母是沒有證書也沒有說明書的 一切都要從頭開始不厭其煩學習, 學習什麼當一位理解和尊重孩子的父母! U.S. Arts 與你分享

Tags:
0 Comments
peterrosa8@gmail.com

恐懼受罰,令孩子說謊

U.S. 美術學院,雖然我們以智能教育為教學的主軸,畫畫是啓發想像力的工具。但小朋友的人格發展家長的教育理念我們也常常希望能和家長得到共識。讀到好文章就忍不住要分享,也希望有興趣一讀的家長都能產生共鳴

轉貼
小兒在會所玩具室遊玩時,遇上一名年約兩歲的女孩。二人同時看中置在地上的一件玩具,由於小兒較年長,快先一步奪得玩具。但女孩不憤,毫不猶豫的「啪!」一聲,一巴掌摑在我兒頭上。

這情況於兒子和我來講,並不罕見,因此我倆皆沒太大反應。而我則選擇繼續旁觀,未有干預。

此時,女孩的家長走到女孩跟前,激動地說:「你為甚麼打人?你知道打人是不對的嗎?……(下省約50字)」女孩開始面露慌色,「把手申出來!」她家長最後說,然後「啪!」的一聲,給她的手重重的打了一下。接著女孩痛哭。

這暴力情節雖然令我不安,但亦讓我清晰看到,這女孩為何有打人的傾向。儘管她家長口裏說著「打人不對」這道理,但其行為傳遞的,卻是另一訊息 ── 「當不滿對方所為時,打!」

其實,教導子女時應否施以懲罰,採用哪種方式懲罰等,都是家長關心的課題。自從投身教育工作後,在這方面有些想法,希望與大家交流。

若問,體罰能否有效改變小孩行為?我可向大家保證,絕對有效。莫說小孩,就算是成年人,甚至動物園的猛獸,若以體罰制之,他們定必恐懼,因而就範。以上述女孩為例,被體罰多幾次後,如再發生類似情況,我相信她不會出手,但前提是她家長在場,家長不在則作別論。因為,她抑壓暴力行為,並非了解其道德公義,而只是害怕行駛暴力的後果。但體罰的害處,已深深的印在她心底裏。

或許,大部分家長比較不讚同體罸,而傾向採用naughty corner、time-out chair等方法(聽過最新的叫法是thinking chair,其實都是一樣),但這些懲罰方式,到底是否有效?會否有反效果?我希望以下故事可為大家帶來啟示。

最近讀過Po Bronson所著的《NurtureShock》(此書對兒童行為分析精闢,筆者誠意向大家推介),書中提到一個科學實驗,用來了解小孩作弊及說謊的行為。實驗設置如下 ── 研究員邀請小孩玩「猜玩具」遊戲,並於設有隱藏攝錄機的房間進行。研究員拿著玩具,令其發出聲音,小孩則背向研究員,蒙著雙眼,須單憑聲音猜出玩具,猜中有獎。

研究員先以較簡單的物件出題,如消防車、黃色膠鴨等,刻意讓小孩猜中。接著,便拿出一個「無厘頭」的玩具,例如會播聖誕歌的足球。當小孩多番猜錯時,便到了最有趣的環節。研究員假裝手機響起,要走到房間外接聽,離開前更叮囑小孩別偷看。小孩以為房間只得他一人,偷看了也無人知。但實情是,他的一舉一動,都在隔壁的實驗室直播。數分鐘後,研究員回到房間,繼續遊戲。假如小孩「猜中」,研究員會問他:「你有否偷看?」

該研究發現,不同年齡,不同背景的小孩,有不同的作弊及說謊傾向。例如,四歲的小孩當中,80%會偷看,而事後被問及有否偷看時,當中的80%會說謊,否認偷看。

為進一步了解小孩說謊的行為,研究員把實驗調整了一下。他先把小孩分成兩個組別,在知道小孩偷看了後,研究員跟這兩組有偷看的小孩,各說一個故事,一組說《狼來了》,另一組說《華盛頓斬櫻桃樹》。故事說完,再問小孩:「你剛才到底有否偷看?」

實驗結果令人十分驚訝,聽了《狼來了》的小孩,否認偷看的比例沒有減少,反而上升!但聽了《華盛頓》的小孩,說謊比例下跌了60%!

作者對這提供了解釋。《狼來了》的結局是,牧羊童因為犯了錯,受到了終極懲罰 ── 他本人及其村民,冚家被吃掉。而《華盛頓》的結局是,華盛頓雖然犯了錯,但他坦白承認,其父親為他而驕傲。聽了《狼來了》的小孩,得到的訊息是,犯了錯給發現,後果不堪設想。聽了《華盛頓》的小孩,得到的訊息是,誠實令父親高興。作者的結論是:恐懼受罰,令孩子說謊。

研究員為了引證這觀點,將「猜玩具」這實驗帶到非洲國家重複進行。選擇非洲,是因為當地家長對小孩極度嚴厲,每事犯錯皆施以懲罰。結果顯示,當地小孩的說謊傾向,普遍跟北美地區的沒太大分別。顯著分別是,他們更早學懂說謊,說謊技巧更為精湛。例如,雖然他們確實偷看了會播聖誕歌的足球,但考慮到若猜中這「無厘頭」玩具時,會被識破,他們一般會裝作「猜不中」,再說謊否認偷看。作者的結論是:受罰過多,令孩子成為更出色的騙子。

這研究讓我看到,懲罰,其實只可表面地改變小孩的行為。而小孩就範,全因為恐懼受罰,而不是真正理解事情的是非黑白。長期恐懼受罰,非但對他們的心理狀況有不良影響,更會令小孩精於隱瞞、掩飾,成為更出色的說謊者。這一一都會令父母與子女之間築起隔膜。

罸與不罸,跟其他育兒方法一樣,都是很個人的選擇,沒有分對與錯。但作為家長,我們有責任了解我們所採用的方法,將會為孩子們帶來甚麼後果。我在乎的,不只是子女的表面行為。更重要的是,他們的身心發展,正確的價值觀,與父母關係等內在意識。

子女成長過程中,我渴望與他們建立一個完全互信的關係。當他們將來遇到各樣難題,人生起跌,都可以毫無保留,坦誠地,主動找我傾談。因此,我選擇不對子女施予懲罰,你呢?

作者:Harold Leung


Tags: